Enneagram與新紀元
(回應徐志忠神父11月公教報文章)
 
 

 

Enneagram與新紀元


拜讀徐志忠神父一連三期「九型性格的價值」的文章,一方面同意神父所說,「性格」此詞的翻譯比「人格」較佳,亦謝謝神父大方地提出,看過在下的文章「及他在網站提供的詳盡文獻,不禁令人敬佩他對做學問的認真及感激他的服務」。

另一方面,發覺神父所言,似乎沒有面對敝作所指出的Enneagram的大部份問題--包括教廷的研究結論,而祇是用了近半篇幅為「九型性格」重賣一次廣告,並在全文最後幾句含糊地避開問題的重點,實在可惜。

在下亦很詫異:為何身為神父和教友的牧羊人,在明明知道Helen Palmer推舉通靈和沙民巫術是事實之餘,竟仍可強調「我……前後追隨她學習超過三百小時」?

 


做記者偵探的感受


在我和一些朋友共同追查、整理和表達Enneagram的事實真相的過程中,我們感到自己又像在做記者,又像在做偵探,概括的感受是:「愈見真相,愈覺恐怖」,亦愈來愈明白,為何教宗和教會的兩個宗座委員會,會如此重視Enneagram的問題,在《耶穌基督是帶來生命活水者:天主教對新紀元的反省》教廷文件的正文內容中,四處點名具體指出Enneagram有問題,亦把它等同重知論(自古已與教理相違逆的思想)。

在追查得愈來愈多的真相過程中,我覺得很奇怪:為甚麼推動Enneagram者竟不覺得一些明顯的問題是問題呢?是否他們本身已認同了另一套信仰,像新紀元思想中,耶穌基督祇是眾多神體Divine的其中一種表達方式,創造者與受造物是同等而無分彼此的……所以一切擺在眼前的證據(如Don Riso教導「人神秘地擁有和創造者同等的生命和靈魂」,又把Enneagram跟宇宙星雲(力量、即「神」)和邪異圖騰連上關係,各主要創立人的邪異行徑……)都視而不見?我曾面對面聽教授Enneagram的人,把依查素Ichazo教人「通連宇宙力量」--新紀元的通神方式--說成為他是在教「天文地理」,又替Don Riso在「新紀元」學堂Esalen Institute任教解釋為「祇是因為他沒有其他地方」!




教會的位置


在分辨事物時,歷史發展與師承當然都重要!不然,教會的專家就不會在文件中提到九型性格的歷史和來源了。在下不才,神學教理上的能力和個人位置在在沒有資格判定Enneagram的問題,不過祇是從幾點平常人可以明白得到的地方,去解說一下教廷專家與在聖職上有權為我們下判斷的牧者所下判斷的原因,其實他們才有天主親自賦予的神權和聖寵去專責此事,最後任何爭拗,亦祇有他們能有資格和責任去解釋。

縱觀徐神父全文,論證方法似乎就像:敝作提出證據,包括教廷文件,叫人不要攪同居試婚,而被指正者不單沒有正面解決我的質疑,反倒過來強調兩點:一、教會也會錯,所以不用聽她的;二、請在下先自省,不要評論人家的事。這不是面對教廷的意見和敝作提出的實證的好方法。

我和一批熱切信主的戰友,也有對教會不完全認同的地方,譬如教會(給陌生人)的冷漠感,不認識現代人所面對的挑戰和他們的需要,沒有正視教會自己的毛病和對症下藥,不時浪費資源從新由頭再去發明輪子……我們由是採用一些另類的五項平衡的模式,以主耶穌的方式去滿足現代人的需要,改變人的生命。

但在信理上的事,我們都確信教會是「真理的柱石和基礎」(弟前 3:15),「陰間的門決不能戰勝她」(瑪 16:18)。公教信仰不是超級市場(隨意選取)式的信仰,不是執藥式的信仰。

新紀元者時常會搬出教會犯過的錯誤,來證明無需要重視教會的訓導和判斷--「我信天主,但教會不代表祂」--細心想想,那麼我們要信從甚麼呢?是自己!--這就是新紀元「我們都是自己命運的主宰,我們不必受外界任何權威的擺佈。道德判斷是個人內在的事」的思維信念。


 

交談抑或交融?


「宗座文化委員會主席普帕爾樞機對梵蒂岡電台談及新紀元問題時,指出該現象…之所以產生,乃是借助人們可怕的無知」(7月4日公教報)。交談溝通是好事,但也應先弄清楚自己在信甚麼,而對方在信和傳授甚麼,不然,就是「借助人們可怕的無知」來混淆信仰。

徐神父強調「交談」,但實情指的可能是「交融」而不是「交談」。一個有婦之夫跟一個怨婦交談可以是健康的,但自己過度投入而演變成婚外情,與對方結合交融,則是嚴重的問題了。新紀元者對建制、架構、傳統、現況不滿,喜歡「另類」(醫療、信仰……),「主張可以抽取新紀元與基督宗教的長處,把兩者調和」(11月14日公教報關於新紀元運動的報導),以交談為名,調和交融改造基督信仰為實。

新紀元企圖以科學之名,嘲諷教會落後封閉,不接受新事物和與另類信仰「交談」(背後他們其實是在期望「交融」)。「鄭博士說:新紀元以科學支持其學說,但部份又不願意與真正的科學對話」(11月14日公教報)。新紀元者經常形容掌相、星座算命占卜、風水等為粗略的統計學、環境學。早在1975年,19位諾貝爾獎得主與173位知名科學家,詳細審閱了由最大的星象占算師組織The American Federation of Astrologers(AFA)Tempe, Ariz 提供的多份文獻--文獻聲稱星座占算是有科學和統計學根據的。其後這批為數192人的科學家,公開表示這些研究文獻「既令人失望又多疑點」。(參考資料可看《神思》第50期中的《自然抑或黑暗?--以統計學和釋放祈禱分辨星座、掌相、占算與新紀元思想》。

 

 

個人內在決定對錯?

 
徐神父覺得最重要是九型性格「幫得到人」。在下的文章已重點指出:這不是全面分辨的方法。根據「幫得到人就是好事」的思想,香港法例兩個醫生簽名,婦女就可墮胎(過去的數字指出,每年兩萬多個合法墮胎手術,有一萬五千個女士是已婚婦女。墮胎的原因似乎是「避孕」的接續防線),簽名醫生和墮胎女士的看法,亦一定是「幫得到人」。難道這樣就可在信理上歡迎墮胎了嗎?

新紀元者時常用這種個人體驗感受作道德對錯的標準,不接受外界的權威:「道德判斷是個人內在的事--沒有「天堂」和「地獄」,亦沒有「人格化的/外在的神」(或祂的新娘教會)來審判你指正你。你創造你自己的實相--我們都是自己命運的主宰,我們不必受外界任何權威的擺佈。」

 


冰山一角

 

「(普帕爾)樞機說,『新紀元』是對人類追求幸福的虛偽回應。他說,今天的人都希望和平、安詳、與自己修好、也與他人和大自然修和,『新紀元』給這種希望提出的回答是一種騙局」(7月4日公教報)。

新紀元者的信仰很「大方得體」:各種宗教都是一樣,創造者與受造物都是一體,所有信仰行徑和崇拜的神祗對象都沒有錯,批評和不接受融合他人者就最錯。舉個常見的例子,你有沒有曾經聽人講過:佛、道、基督宗教等的神其實都是同一個神,祂祇不過是以不同方式臨在世界各地,用適合當地文化的形式展現祂自己而矣!我也曾經信過這套說法--聽下去好像很動聽--世界大同,不用爭拗,個個都是好的。不過,雖然梵二澄清了聖神在基督宗教外也有祂的工作,其他宗教也有其美善和反映基督真光的地方,但這並不是說:所有的神都是一樣!

九型人格祇是冰山一角,在新紀元無孔不入的最近二十年,連曾任教區某委員會主席的教友,也正式以新紀元的身份教人用塔羅牌占算(http://www.newageshop.com.hk/ 點擊Resident Practitioners);徐神父是位真誠勇敢的人物,公開在教會內外鼓吹教授違反天主教要理的掌相、命運、觀世音…,會不會亦已經與新紀元交融(非交談)在一起?

「可愛的諸位,不要凡神就信,但要考驗那些神是否出於天主,因為有許多假先知來到了世界上」(若一 4:1)。「但應當考驗一切,好的,應保持,各種壞的,要遠避」(得前 5: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