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懼紅斑狼瘡
   
   
Gloria_Yeung
   
         
   

「我得此病時正值花樣年華,因要服用高份量的類固醇,面部變得像個波和頭髮脫落。因此,變得毫無自信,很介意別人的眼光及批評…」

我在嬰兒時已領洗,自小已聽過很多耶穌的故事,我從來沒有懷疑過這些事的真實性,但不會相信這些事還會發生在現今世代。直到2005年,我才改變這想法,原來的確有奇蹟,而且日日都發生,但單憑肉眼未必能看見,我們須要透過「心眼」,用心神去體會。

一直以來,我覺得我的人生好像一片空白,沒有甚麼可回憶;我沒有人生目標,也不知生活為何?我勤力工作,目的只是想賺多些錢,早點退休,做少奶奶。

1998年我無故患上紅斑狼瘡症,這是一種免疫系統失調的病,細胞不懂分辨好與壞,而致互相攻擊,令身體某些組織器官發炎,主要顯示於皮膚、關節和內臟。目前為止,醫學上還未能找到根治紅斑狼瘡症的方法,只能用類固醇、抗排斥藥等控制。這些藥物帶來很多副作用,如抵抗力減弱、血管變薄、骨骼變得脆弱、脫髮、面圓等,更會影響胃、肝及腎功能。

我得此病時正值花樣年華,因要服用高份量的類固醇,面部變得像個波和頭髮脫落。因此,變得毫無自信,很介意別人的眼光及批評,覺得自己毫無長處,時常害怕做錯事,言行間常掩飾自己的短處。

我的病情時好時壞,西藥所產生的副作用,令我開始抗拒和不相信它們。我曾經自行減藥,轉看中醫,失敗之餘,反令病情越來越嚴重,身體嚴重水腫,排尿很小,致行動困難。

終於,在2005年7月中入院接受腎組織刺穿檢查,結果診斷為腎炎4級(共6級)。醫生立即要我服用高劑量類固醇及其他藥物,住了18天醫院,因藥力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發揮效力,水腫不會即時減退,所以醫生便要我出院。

雖然我帶著「沉重」的身體入院接受刺穿檢查,但在心理上,我不算得很恐懼和擔心,因為我入醫院前的幾個月,我參加了「聖神內更新研習班」。這課程修正了我對天父的愛的錯誤觀點,也認識到耶穌的救恩是活生生的,以及經驗到聖神的恩賜與引導護佑。

當我上完第四堂後的一天早上,在我吃藥時,突然在腦海裡飄過若望福音第20章27節:「…不要作無信德的人,但要作個有信德的人。」這句話是耶穌復活後,在門徒家顯現時跟多默講的。我一向以為耶穌是用責備的語氣向多默說的,但當這句話在我腦海飄過時,我感覺到耶穌是用溫柔的語氣親自向我說,更鼓勵我要做個有信德的人。我當時很感動、很興奮,耶穌是活生生的,雖然我快將面對痛苦,這句話卻成為我堅信主的幫助。

過了不久,有朋友帶我參與一個醫治彌撒。當日,我肉體上的病雖然未被醫治,但我心靈上卻得到醫治,我懷著信心和平安入院接受檢查手術。出院後,在娘家暫住,得到爸爸悉心照顧。

在這期間,我的水腫沒有減退,藥物又導致我手震、眼矇及徹夜難眠。那時候,我甚麼也不想做,只渴求主耶穌的恩寵與我同在。我堅持每天讀聖經、祈禱、做33天聖母奉獻、聽聖歌、看靈修書籍…等。每天我是依靠耶穌給我的信德而生活,我相信並期望耶穌的醫治。

耶穌沒有立刻把我的水腫消退,卻是讓我帶著沉重的身軀,來體會昔日耶穌為救贖我們被懸掛十字架上,受鞭打、受屈辱是何等沉重痛苦,而祂所受的一切,比我所受的痛苦百倍。我腦海曾清晰浮現一幕耶穌在十字架上垂死,而祂的母親瑪利亞在十字架下悲痛欲絕的情景,我知道耶穌和聖母是明白我的痛苦。

水腫引致我雙腳起了水泡,穿破了的水泡不停流出水來,雖然令我和家人不知所措,但從這痛苦中,耶穌又啟示祂在十架的救恩,怎樣賠補我們的罪。因耶穌受鞭打,卻保護我的肌膚,受辱罵,卻免我被厭棄。水泡穿了,顯露真皮,但我一點也不覺得這些傷口疼痛,而且感謝主,傷口沒有受到感染,家人朋友亦沒有厭棄我。終於等到覆診當日,醫生見狀立即安排我再次入院。

這次入院較7月那次嚴重,因輕微發燒,醫生要找出原因,我任由他們擺佈,做各樣檢查,最後證實感染肺炎,要暫停服用部份控制紅斑狼瘡的藥物,改為接受數星期的肺炎吊針療程。檢查過程中,要經過多位醫生的研究,我感到自己是實驗品,任人擺佈,毫無尊嚴。水腫仍沒有好轉,水泡繼續不停滲水,吊針藥力很強,令我的血管損壞,每隔數天便要轉換一條新血管來輸藥。每次換血管,我便哭過不停,加上不忍看到爸爸每日為我東奔西跑,我感到沮喪、失望及想放棄。

當我失望之際,主耶穌卻沒有捨棄我,醫院牧靈 部的楊修女及陳姑娘,每天為我送上聖體。當我每次領受聖體時,眼淚不知為何湧出來,自己也控制不住,我知道耶穌是與我一起,祂真的很愛我並慰藉我痛苦的心靈。陳姑娘更安排神父為我施行病人傅油,加強我力量和勇氣面對病痛。

耶穌不單親自安慰我,祂也派了很多天使──我的丈夫、家人、同事、堂區神長、教友等,探望鼓勵我。我萬二分感激他們的支持,還記得我說過想聽她們唱聖詠,幾位姊妹探我時,特帶來教會的歌書,在我床邊大聲唱歌給我聽,真是既溫暖又感動。其他病人及醫護人員看見,既好奇又羨慕,原來在基督的大家庭裡是這麼好。

我在病床上不知多少天,肺炎針吊完,又吊蛋白針幫助排尿。忽然有一段時間,我不斷排尿,差不多一至兩個小時便要按鈴叫姑娘,漸漸我的體重下降,兩條腫得像豬腿的腳,也慢慢回復原狀。那時我還不相信我正在好轉。剛巧,醫生巡房覺得我情況比之前好便叫我出院,我只好懷著不敢相信,又驚又喜的心情回家,這次住院差不多有兩個月。

多謝主的保守,我回家後,身體狀況逐漸康復,而且康復得很快,新的藥物也很適合我,我休養了兩個月後便可上班。雖然我每日仍然要吃藥,但我相信耶穌會不斷醫治我,適合的藥物都是主賜的醫治。

現在回想起,這真是一個奇蹟,因為我在死亡邊緣找回生命,我指的不單肉身的健康,還有靈魂的更新。難怪聖經裡說「在基督內成為新造的人,舊人已成過去。」我比以前多了一份感恩愛主的心,做事更有動力、更有信心、更喜樂。

感謝天主容許我經歷這次磨練,帶給我的不是痛苦而是美好的回憶,好使我能與主相遇,能學識欣賞自己欣賞別人。我的信德亦在當中堅強起來,生活變得有方向,看到的事物變得更美麗。

現在,我珍惜主耶穌給我的每一天,珍惜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我的目標不再是賺更多錢,因為錢財是不能帶進天家。確實,時間過得很快,人生真的很短暫,唯有靠天主的施恩、憐憫、大能及供應才會喜樂地生活。我願意將我及我的家庭奉獻給天主,讓我繼續努力學習信靠天主,活於當下,希望你也能認識這位大能之主。


   
         
   
返回見證單張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