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兩個家
   
   
Simon Tsui
   
         
   
「這個家的成員知我的困難,當Agnes病情變得嚴竣的時候, 他們來到醫院探望Agnes,並心連心為我們代禱,給我們帶來了基督的愛、平安和力量,讓Agnes和我在病房裡渡過最難忘的時刻。」

我自小五起便開始在天主教學校唸書,9歲時與父母、大哥、妹妹一同領洗。中五畢業後,即投入社會工作,由於大哥和妹妹都比我早結婚,剩下我與父母同住,所以得到父母較長時間的照顧,並能騰出時間在堂區服務,也認識了當時在堂區當兒童會導師的太太Agnes。

我和Agnes婚後5年,誕下了一對子女。Agnes除了工作外,還要照顧兩老和小孩子,打理家務。家中大小事情,她都處理得井井有條,不用我操心。

婚後,我們依然可以繼續在堂區服務,Agnes當主日學導師,我則當送聖體員,後來又參加醫院牧靈義務工作。我在醫院牧靈部服務了四年,曾被派往癌症病房服務,每次探完病都很有滿足感。

97回歸前,我和太太為了兩個孩子的將來,決定申請移民,並送他們到美國讀大學。02年1月,我們陪伴兩個孩子到美國,租屋、置傢俬。在美國這個人生路不熟的地方,一切都要從頭建立,但為了孩子的將來,我們覺得這些計劃是必要的。

安頓他們後,我和Agnes便返港工作,以為一切都在自己的計劃中,並很妥當。怎料,一年後,在03年,Agnes不幸患上卵巢癌,要立刻接受化療,再做手術和電療。

當時Agnes的癌病只屬第三期,有很大復原的希望。發現患病後,她還可以繼續上班。但想到Agnes以後要與癌病抗爭的苦況,以及要處理家務及財政,真使我很煩惱,不敢再想下去。幸得幾位朋友的安慰,又私下與一位牧靈部導師傾談,我的心神才可安靜下來。

療程的效果有起有跌,Agnes在過程中不屈不朽,每次闖關,都抱著勇者無懼的精神去面對。記得SARS期間,她帶著口罩,到醫院接受治療,每次電療後,便立刻返回公司上班,整個月天天如是。為了共同擔負家庭經濟的擔子,她沒有考慮停職休養。

為了不想讓母親操心,兩年來我們都瞞著她。直到05年初,Agnes做了一次切腸的大手術後,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生命分分鐘有危險時,母親心知不妙,但卻無能為力。她眼見Agnes身體瘦得不似人形,內心壓抑著沉重的心情,時不時向旁人打探Agnes的病情。

當時隱瞞的確很辛苦,每次療程之後,Agnes失去胃口,精神不振,但又要向家姑訛稱明天會轉好的。過新年做媳婦的,是要過年關的,每年Agnes都為了在家中舉行的團拜,弄出很多豐富的賀年美食。病後的第一個新年,總算有子女回港幫忙完成。但第二個年頭,他們並不在港,本想把團拜移師到哥哥家中舉行,但由於沒有很強的理由,所以給媽媽反對了。真是「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幸好親友「醒水」,每人自攜食品,不至媽媽掃興。

Agnes對自己的媽媽同樣採取了隱瞞的態度。由於不是同住,所以較易處理。一年兩次一定要與岳母拜年和做生日,Agnes都穿上大褸、帶上口罩,就這樣便瞞了老人家兩年。

對於兩個孩子,在他們回港渡假時便告知了實情。面對突如其來的轉變,我停止了堂區的活動和醫院的義工服務。但我依然是親近著主耶穌,每天早上7時會參與彌撒,神父更讓我把聖體送回家給太太。

05年8月14日,當Agnes昏迷了兩天,才逼不得已告訴母親及岳母有關太太的病情。她們第一時間趕往醫院,想看看Agnes的情況。當大家都認定絕望時,孩子們卻很有耐性地在媽媽床邊哼著歌,在她耳邊訴說心底話,期待奇蹟出現。果然,Agnes奇蹟地醒來,精神更比以前好了很多,也能進食,連醫生也稱奇。

Agnes雖然是「死過翻生」,稍見身體強壯點,便開始料理家務。Agnes也明白自己的生命不會太長久,便將所有存款和保險單的受益人轉給我和子女。

我在灣仔區工作,公司附近有一間聖堂,是我午飯常去的地方, 每次當我感到孤獨、為Agnes的病感到心如刀割的時侯,我都會到聖堂內跪下祈禱。經過軒尼詩道時,在一座大廈的窗外見到貼著「聖神內更新團體」這個名,05年4月,因好奇便到這個團體的會址看看。當時接待我的中心職員介紹我參加了星期五的午間小組聚會。

雖然是天主教的教友聚會,但參加後,我發覺與別不同,那是一個好溫暖的小組。在各人交心的分享和祈禱氣氛中,我也將自己的憂慮、傷痛、無奈、不安、煩燥跟大家分享。小組聚會也成為推動我的力量。

在集體敬拜讚美祈禱中,我開聲讚美天主,當中每每觸及我的情緒,使我流下男兒淚,讓我從無助和苦痛中釋放出來,並使我更加依靠天主。我內心得到一份被認同、被支持的感覺。

聚會中有一個以信仰教導我們,如何面對生活問題的環節,每次不同主題,頗為生活化,包括「選擇喜樂」、「要家庭來幹什麼」、「培養忍耐」等,幫助我把信仰落實到日常生活中。

雖然每次只匆匆來參與一個小時的聚會,但每次都期望著要參加下一次。就這樣,通過每星期的接觸,每週小組便成了我的另一個家。這個家的成員知我的困難,當Agnes病情變得嚴竣的時候,這個家的10多位成員就在05年聖誕前夕,來到醫院探望Agnes,並心連心為我們代禱,給我們帶來了基督的愛、平安和力量,讓Agnes和我在病房裡渡過最難忘的時刻。

的確,當Agnes和我最需要人來安慰的時候,基督藉著這群弟兄姊妹來探望我們,使我仍記著祂的許諾:祂的愛會與我們同在。Agnes最後在06年1月離世,我深信Agnes已經上了天堂、回歸父家,但精神上我未有立時平服。感謝一些朋友的慰問,但最值得我感謝的,是小組的一班朋友,他們不斷提醒我說,Agnes的生命已轉化了,她在天上,在天主台前正為著我們代禱,終有一天我們會再相見。就藉著天主給我們的保證,我的生命倍加信心,與各位弟兄姊妹同行。

Agnes的去逝,為家庭帶來了重大改變,特別是我,雖然是傷痛,但我仍然堅持每星期返另一個家──每週小組。之後更正式成為更新團體的101會員,參加不同的活動和培育,讓我在靈性上不斷成長。現時我已經成為小組的核心成員,並正參加為期兩年的覆手祈禱訓練班。

我的性格雖仍是較沈默,不過我比以前開放了,對生命有了一個更清晰的方向。例如,在兩個多月前,我有一位工作上的外國朋友,相識多年,他的太太也因同樣的病而去世,我當時毫不猶疑,寫了一封電郵,用基督的愛和永生的保證來安慰他。

的確,基督的愛是能使我用我的生命去影響另一個生命!感謝主!讚美主!

見證寫於2007年6月

   
         
   
返回見證單張目錄